The True Cost (四)

 In General

“The True Cost”的回憶之三:全球化下的螺絲釘

在片中,我們看到一個行業的生產鏈,可橫越五大洲七大洋,例如:時裝在歐美設計,採用西非的棉花,在印度紡棉紗,織布,採用巴基斯坦做的線,中國做的鈕扣,送到孟加拉做成時裝,再送到世界各地出售。在全球化之下,「資本競向底價」(Race to the bottom),即企業會向低成本的國家走,例如,六七十年代,香港成本低,很多工廠訂單落入香港的廠商,之後是中國珠三角、之後北移至長三角,繼而越南、柬埔寨、南非、孟加拉,不停競逐至更貧窮的地方。

時裝品牌為了增加銷量,不停轉新款和縮短生產時間,回應顧客需求,由設計完成到生產上架也許只需數星期。而為了增加購買意欲,時裝價格需要向下調,其一方法是改變衣料的質量,其二是降低生產成本,品牌商的採購部便向工廠壓價。因此,孟加拉的管理層為保住訂單,勉強接受低價,而工廠管工唯有迫員工加班,和妄顧廠房的安全。工人作為最底層、權力最弱的一群,負出最大的成本,包括青春、血汗和生活。

細看其中,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資本主義下的一口螺絲釘,品牌的員工為增加市場佔有率,要由一年四季改為一年十二季;消費者在新款和平價的吸引下,增加購買的衣服數量;市場推廣和廣告專家為做好他們的工作,層出不窮地設計新口號,新廣告;店舖的主管為銷售員訂定高目標;銷售員努力游說顧客,成功出售;而為刺激消費,商場和店舖不停換新裝,製造大量裝修廢料。我們每個人都在我們的崗位上努力,但當中的副作用,是盲目的支撐着類似孟加拉這些血汗工場的存在,在我們衣櫃都充滿最新時裝的同時,把舊物放到回收箱,但寶貴的資源,便只穿一、兩年。我們和貧窮國家的人民看似風馬牛不相及,但連接起來,卻是似遠還近。

所以,我們推動公平貿易、良心消費,希望大家在購買產品的過程當中,多想一下生產者的生活,環境的負荷,我們都可以以抄票來投票,告訴品牌商有些問題是我們關注的,以市場的力量改變生產鏈的不公平。雖然我是一口螺絲釘,我希望我是一口覺醒的螺絲釘,推動資本主義大輪慢慢調節方向。如困果你也希望成為改變的力量,請like 我們的專頁,並share 這些posts,讓你的朋友也有機會看到,花兩分鐘時間想想。

 

佩鳳

Recent Posts

Leave a Comment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