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True Cost (三)

 In General

“The True Cost” 勾起的另一些回憶,是議價能力的不公平。片中孟加拉工廠管理層為了接訂單,不得不接受時裝品牌壓價,他沒有選擇,而接受壓價的後果,是對工人有更苛刻的要求,和妄顧廠房安全,所以接二連三有工業意外,最嚴重一次有超過一千人死於工廠倒塌的瓦礫之下。

在貿易中,有很多不同層次的議價能力不公平。例如:
一、新疆的棉花農,每年採收棉花後,希望等好的價錢賣給收購者,可是,棉花不好儲存,等長了時間會變黃,賣不了價錢,反而會血本無歸。其實,價錢又豈是買賣雙方決定的呢!價錢由期貨市場、世界產量、需求量和當地入口限額多少而決定。農民和收購者都只是「價格接受者」而已。這不公平是農村的層次。

二、再看看國際大舞台,議價能力應該比較平衡吧。非也。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會議中,強弱更為懸殊。富裕國家有強大的律師團隊起草協議文件、專業的說客游說各國代表、還有海外投資這支票來收買國家,支持他們的方案,所以很多時這些國際協議也偏向富裕國家的利益,無視貧窮國家的需求。

所以,不同層次的角力場地,都有很大的議價能力的差距,絕非「自由貿易」便能解決一切,因為,貿易從來沒「自由」過。如果我們不協助弱者參與,並分配利潤,最終只有貧者越貧、富者越富,造成極端貧富懸殊,和不可持續的發展,物極必反是定律。所以我相信要為大家留一條路,世界才能走下去。只有每一崗位的朋友都能安居樂業,世界才有和諧的可能,不能只顧自己和眼前。所以,希望下次大家購物的時候,也能多想兩秒,這產品走過怎麼樣的路呢。

 

佩鳳

Recent Posts

Leave a Comment

0